今天是:
你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工作动态 > 普规普纪

庭审对职务犯罪案件证据的要求

来源:区纪委 发布时间:2018-02-11 点击次数:100 【字体:    

     

       依据《刑事诉讼法》第139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对被告人作出有罪判决,必须做到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是,对什么是“证据确实、充分”,实践中很难把握,加之近几年来,我国在一定程度上逐步接受和吸纳了自由心证原则(我国称之为内心确信制度),法官可以依据法律规定,运用逻辑推理、生活经验对证据的取舍和证明力独立进行判断。因此,虽然法官仍然囿于证据必须排除其他可能性和唯一性原则,但在具体个案的庭审中对证据的把握不尽相同。笔者结合检察机关以往办理的职务犯罪案件,谈谈庭审时法官对证据采信的要求,希望对以后监察委员会办理职务犯罪类案件,降低退查率、保证起诉率和判决率起到些许的指引作用。

      我国刑诉法规定了八种法定形式的证据,其中书证、物证、证人证言、嫌疑人供述、鉴定意见是查办职务犯罪案件常用的证据。从法理上区分,嫌疑人供述、证人证言、鉴定意见可以归类为言词证据,书证、物证可以归类为实物证据。由于言词证据都是在侦查机关主导下制作完成,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而实物证据是客观存在,只需要侦查机关按合法程序提取。因此,庭审时法官对这两大类证据的要求侧重点不一样。

   一、庭审对言词证据的要求。

      言词证据是指自然人以其陈述作为表现形式的证据,由于职务犯罪类案件具有隐蔽性、形式多样性等特点,言词证据自始以来都是职务犯罪案件的主要证据,近年来因言词证据的问题导致不起诉、起诉后难认定的职务犯罪案件数量逐渐增多。庭审对言词证据的总体要求是自然人所做的陈述是否符合自白任意性规则。

   (一)犯罪嫌疑人的供述

      是指嫌疑人就案件有关的情况向侦查机关所作的陈述,包括其有罪的陈述和无罪、罪轻的辩解。其表现形式有两种,一种是其亲笔书写的自述材料,一种是侦查人员通过讯问的方式所制作的讯问笔录。

      1、自述材料由于是犯罪嫌疑人基于自由意志亲笔书写承认其犯罪事实的真实意思表示,完全符合自白任意性规则,在所有的言词类证据中,自述材料具有最高的证明效力,法庭对其采信率也极高。因此侦查机关在办理职务犯罪案件时,需要重视自述材料的作用,尤其是现在绝大多数职务犯罪嫌疑人在被采取强制措施后或在庭审时容易翻供,如果仅凭讯问笔录就会表现出供述内容矛盾、反复的问题。此时,庭审法官就会更倾向于嫌疑人自述的真实性并据以决断。需要注意一点的是嫌疑人在书写自述材料时,除看护人员外,办案人员不宜在场,并注明书写的具体精确时间段,书写完毕后接收人员也要在首页上注明接收的时间。以证实该自述材料完全是犯罪嫌疑人独立自由书写完成。

     2、讯问笔录是职务犯罪案件中最常见的证据形式,可以这样说,一个职务犯罪案件中的讯问笔录往往决定了这个案件的犯罪行为是否被认定,因此,职务犯罪类案件对讯问笔录的制作要求非常高。讯问笔录记录的内容越详实,越有利于衍生其他派生证据,也越有利于犯罪的指控及法官内心对犯罪事实的确认。但实践中某些案件的讯问笔录内容非常简略,甚至简略到某一犯罪事实只用一句话就表述了,比如某年某月在什么地方收了某某多少钱,这样的犯罪事实一旦被嫌疑人否认,公诉方提供不了更多的证据细节予以支撑,导致判决认定的犯罪金额与起诉时不一致。笔者建议讯问笔录的内容从以下几个方面扩充:

      起因:包括为什么要行贿,为什么要送这个金额,最早最后送钱是什么时候,最大一笔是多少。

     行受贿人之间的关系:包括怎么建立的关系,密切程度,交往方式,有无矛盾等。

     钱的来源:是自有现金、银行取款还是银行转账。

     送钱的方式:包括上门送、委托别人送、如何拿出、如何收取、存放于何处以及存放处的特征。

     送钱的过程:怎么约定,时间地点,开车还是走路前往、有无突发情况。

     钱物的特征:包括钱物包装、大小、形状、颜色等。

     行受贿人之间的对话:包括无关紧要的话,有关请托内容的话,客套话,特色话。

     行贿的环境:楼层号、谁开门、在场人员、家中布置摆设等。

    此外,就同一犯罪事实,讯问制作的笔录以两至三次为宜,这样一是可以减少公诉人、法官的阅卷量,提高庭审效率,二是不会因讯问次数过多造成供述的反复。如确需修改或补充,可以就特定的内容单独制作一份笔录。在实践中,侦查机关就同一犯罪事实讯问次数多达八九次,这样做增加了嫌疑人在庭审前供述不稳定的风险。如果嫌疑人在庭审中翻供,依据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法官会采取以下三种方式处理证据:一是被告人庭审中翻供,但不能合理说明翻供原因或者其辩解与全案证据矛盾,而其庭前供述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的,可以采信其庭前供述;二是被告人庭前供和辩解存在反复,但庭审中供认,且与其他征集相互印证的,可以采信其庭审供述;三是被告人庭前供述和辩解存在反复,庭审中不供认,且无其他征集与庭前供述印证的,不采信其庭前供述。从上可知,基于职务犯罪案件缺少实物证据的特点,在庭审前保持犯罪嫌疑人供述稳定的重要性,侦查机关在获取犯罪嫌疑人供述时尤其要引起重视。

   (二)证人证言

      证人证言是指证人就其了解的案件情况向侦查机关所做的陈述,证人证言可以由证人亲笔书写,也可由证人口述,办案人员以笔录的形式加以固定。实践中基本都是采用后一种形式。

      在职务犯罪案件中,证人证言的作用仅次于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它作为言词证据的一种,往往能比较客观地反映案件事实,对于职务犯罪案件的侦破很有帮助。侦查机关在收集证人证言时仍然要遵循自白任意性规则,我国刑事诉讼法从收集的程序上作出了规定:一是收集的地点必须是证人指定或同意的地点,二是收集证人证言的时间限制(虽然法律未明文规定但刑诉法规定了传唤犯罪嫌疑人不能超过十二小时,举重以明轻,收集证言时对证人留置时间不应超过十二小时)。实践中,侦查机关在收集证言时,往往将证人直接带至审讯区域取证,并且取证时间过长,部分证人在不配合的情况下甚至被留置几天,这种做法已经违背了法律的规定,容易导致该证言在庭审时被排除。

    庭审时对证人证言的审查有很多方面的内容,笔者简要列举其中容易被侦查机关忽视的两点。一是证人与案件当事人、案件处理结果有无利害关系。二是证人证言必须符合意见证据规则,证人猜测性、评论性、推断性的证言,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由于职务犯罪案件的证人,尤其是受贿案的证人往往就是行贿人,其行贿行为与受贿行为本身就是对应关系,案件的处理对行贿人必然有一定的利害关系。因此,对这类证人的取证内容尽量以与行为过程客观陈述为主,不要在询问时问及一些评价性的问题,虽然这类问题能在一定程度上还原事实真相,但这类证言不会被法庭采信。

      对于证人证言还有一点需要注意,随着以审判为中心的庭审实质化改革的推进,证人出庭作证是必然的趋势。为了保证证人出庭的效果,我们在收集证人证言时必须摈弃以往的做法,即证人在某一事实上记忆不准确时,办案人员结合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内容对其提醒后取证。侦查机关必须保证所取证言是证人通过其独立记忆重现的内容,不必刻意追求所有内容必须与嫌疑人供述一致,虽然这样会导致嫌疑人的部分犯罪金额得不到印证被法官不予认定,但就算证人出庭也不会有先前的证人证言被全盘否定的风险。

   (三)鉴定意见

     鉴定意见是侦查机关为了解决案件中某些专门性问题,委托专业机构鉴定后所作的书面意见,其实质是鉴定人就鉴定的专门问题发表的个人意见,庭审时还可以要求鉴定人出庭予以补充说明,它属于言词证据的一种。职务犯罪案件中常用的鉴定意见有会计鉴定,价格鉴定,笔迹鉴定等。

    庭审时对鉴定意见的审查主要侧重“两资”,即鉴定机构是否具备法定资质,鉴定人员是否是否具备法定资质。实践中各类鉴定意见基本没有大的问题,只是偶尔有鉴定意见缺少鉴定人签名盖章和资质文件附卷,在办案中稍微关注一下这个问题即可,此处不再累述。

   二、庭审对实物证据的要求

   实物证据是指表现为物品、痕迹和以其内容具有证据价值的书面文件作为表现形式的证据。实物证据本身是客观存在的,且往往伴随着案件的发生而形成,经侦查机关按法定程序收集和提取,具有较强的客观性和稳定性。职务犯罪案件中常用的实物证据有物证和书证。由于实物证据的客观存在性,庭审时对这类证据着重审查其来源的合法性,只要合法性不受质疑,仅仅在收集程序、方式上有瑕疵,经过补正或作出合理说明,该类证据都会被采信。

  (一)物证

     物证是指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物品和痕迹,它主要以其外部特征、属性、存在状况等来发挥证明作用。在职务犯罪案件的侦查中,除了涉案的赃款赃物外,一般很少有其他物证存在,从这几年办案情况来看,往往只有一些受贿的贵重物品比如金条等作为涉案财物随案移送。正因为如此,在职务犯罪查办时,物证方面有挖掘的潜力。以往所办的职务犯罪案件中,证明权钱交易的过程只有行贿人的证言和嫌疑人的供述,在一方有欠缺的情况下,会导致该笔行贿极难认定。然而可以结合行贿人笔录中对送钱细节的描述提取一些衍生的物证,比如通过送钱过程中钱物的包装特征提取包装袋,对送钱时身处的房间环境,钱的放置位置,可以拍照或录像。

  (二)书证

   其是以其记载的内容和反映的思想来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由于职务犯罪经常涉及资金往来以及相关文书文件,故类似于银行交易明细、会议记录、红头文件等书证的数量也不在少数,如贪污罪中的账目、单据,受贿案件中行贿人的取款记录等。实践中,以下两类书证在搜集上存在些许“瑕疵”:

   1.身份证明文件

     因为职务犯罪的主体身份的特殊性,除了普通刑事案件的证明刑事责任能力的户籍资料外,还必须要有犯罪嫌疑人的任职文件,在调取任职文件时,必须跨越其实施犯罪行为的时间段,由于职务犯罪的时间跨度比较大,因此可能涉及多个任职文件,收集的时候一定要收集齐备,包括某时段内的任职与免职,中间不能有断档。

     另外在一些基层类的职务案件中,还需要注意一些村干部是否构成某类职务犯罪的身份问题。村干部只有具备司法解释规定的在抢险、救灾、扶贫、征地拆迁、计生等方面被委托从事公务期时,才具有职务犯罪主体身份资格;如果仅是从事集体事务,一般不宜认定构成某类职务犯罪,而是用其他罪名加以处理。实践中,上级部门交办给村干部从事某项事务,不会以文件的形式下达,因此在收集这类主体身份资料时,应当收集相关的会议记录,或者收集相关领导的证言。笔者曾经办理过一个贪污案件,犯罪嫌疑人系某村的村干部,身份上属于农村基层自治组织,矛盾的焦点在于贪污行为能够构成,而此行为构成的前提则是需要有职务犯罪主体身份资格。对于这一焦点的争论,对此进行判断的依据便是相关的委托从事公务的文件或者会议记录,因为文件中确定的依法从事委托公务期间的起止点,基于此的指控才有可能构成贪污罪。

   2、对于某具体涉案事项的书证

     在职务犯罪案件办理过程中,尤其是受贿案件,对于行贿人的某个具体请托事项的相关书证的搜集,往往是笼统而庞杂,对于该事项的所有证明文件都囊括其中。并没有指向性的对受贿人利用职务之便关照或者帮助行贿人完成请托事项的书证的搜集。使得收集的书证与案件主要犯罪事实关联性不紧密,而且增加了公诉人和法官的阅卷量。笔者曾办理过一个受贿案件,行贿人仅就某工程的取得请托受贿人帮助而行贿,侦查机关收集的书证包括了从政府对该工程对外招标到工程验收决算的所有证明文件,实际上与该主要犯罪事实有直接关联的仅有两份文件。然而法庭对此类书证的审查的着力点也仅在于对该具体事项的办理的证明文件上。

   (三)搜查

     其属于一种强制性侦查行为,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有义务按照相关要求,交出可以证明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无罪的物证、书证、视听资料。由于搜查直接关系到公民的人身、财产和住宅不受侵犯的权利,因此,搜查必须严格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进行。在职务犯罪案件中,犯罪嫌疑人为逃避侦查,往往将贪污、受贿得来的财务隐匿在家中、办公室内或其他处所,由于职务犯罪案件自身的特殊性,在被侦查人不如实供述的前提下,无法掌握赃款的去向,会给贪污、受贿等职务案的认定带来极大的难度。因此,在查处贪污贿赂案件中,通过搜查获取赃物、赃款及其他书证、物证,对突破案件、固定证据、防止翻供翻证等具有明显的效果。

     实践中,职务犯罪的搜查往往是直接到侦查对象家里或者办公室内,进行翻找涉案物品,既没有经过审批的搜查证,也没有见证人在场,也没有制作搜查笔录和对搜查过程的录音录像,而是直接一份扣押清单附卷。程序上严重违法,也不能有效证明该扣押清单的来源。这种情形下,法庭往往会要求补充扣押程序和扣押物品来源合法的说明。否则将会被作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

     庭审中,法官将会对搜查是否依法进行,笔录的制作是否符合法律规定,搜查人员、见证人、被搜查人员或者其家属是否签名或者盖章;搜查笔录是否记录了搜查的事由,搜查的时间、地点,在场人员、现场方位、周围环境等,现场的物品、人身等的位置、特征等情况,以及搜查的过程;搜查笔录与实物、照片、录像是否相符等方面进行审查。

   三、庭审对其他特殊证据的要求

    (一)破案说明。其是侦查机关制作的一份犯罪嫌疑人如何到案以及到案后对自己罪行是否如实供述的情况说明,也是法庭判断犯罪嫌疑人是否有自首情节的重要证据。几乎每个职务犯罪案件的嫌疑人及其辩护人都会辩护有自首情节,以争取减轻处罚。

因此侦查机关在出具破案说明时,内容必须客观真实反映犯罪嫌疑人到案的方式、交代的犯罪事实的主要内容、是否交代了同案犯的犯罪事实以及侦查机关是否已经掌握了犯罪事实情况。此外,如果案件涉及同案犯另案处理的,也可以一并在破案说明中表述,防止侦查工作的不全面。

      最后,司法体制改革后,随着庭审实质化的推进,辩护律师申请侦查人员出庭作证也日渐增多,在此提醒各位优秀的侦查人员,做好心理准备,迎接新的挑战。(吴雨璘)



上一页:中央纪委印发《关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强化监督执纪问责的意见》 下一页:对待群众态度恶劣,欺上瞒下,应当如何追责?